一一

        逼仄而古的巷子,刚舒展绿叶的嫩芽,午后不晒不热的阳光。她想找什么?
        “楚玚!大白天的发懒!给老爷我出来!”
        她在红木门后探出个扎双马尾的头,笑着:“你要是老爷子,那这一大院的嬷嬷、叔叔怎么办呢?”
        “出来!个贫的!”他拿她没办法。抗战8年,她是老毛,他是老蒋,不动声色就稳稳坐在他上头,下不来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记得他向她屈服时无奈的声线,可神情未必是不乐意的。几缕阳光,合着他不自知的纵容又温柔的眉眼。
        她想她能记一辈子。
        “楚玚,你知不知道你在干什么?!”男孩疯了一样摇着她湿透的身躯。他的眼睛红得很可怕。他是哭了?还是雨水涩了眼?她也看不清了。
        雨好大。
        人们提起他们,是令人艳羡的青梅竹马。早已……形同陌路的青梅竹马?
        能让人分道扬镳的因素有什么?
        比如,我爱你,你不爱我,我喜欢你又不敢说,你……喜欢别人,我退出。
        包里的手机震个不停,她不管。家乡的路是那么熟悉,熟悉到她落泪。她是把他丢了吧?
        就为了一个总会走到陌路的、不会将她的默默付出放在心上的人,一个可恶的偶尔温柔的人。
        “喂?”她应得漫不经心,早知道是谁,但是……现在不重要了。
        “楚玚你是不是有病啊?”压抑着怒气的,讥谑的声音,让人火大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。”她红着眼,却还是柔顺地笑着。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你,干嘛?”
        “没干嘛啊~”
        “果然脑子有问题。”那人嗤笑。
        “是啊,脑子有问题才会不明所以的喜欢你。我真是——神经病。”她笑着挂了电话,心里有一种发泄过的痛快。
        她……唉……算了。
        年轻人的笑靥突然闪现眼前。她含着泪微笑,即使前路空无一人。
        记着……也只是记着了。